?
-->
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常務副主任韋樂平:網絡重構,5G開啟“觸覺互聯網”新時代
黃舍予 2019-03-14 人民郵電報

“5G打破了傳統電信封閉、僵硬的剛性網絡架構,構建開放、敏捷、簡約、集約、智能的新型網絡架構。”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常務副主任韋樂平日前接受了《人民郵電》報記者的采訪,對5G技術創新作出了如此評價。他認為,作為一個端到端的網絡技術,5G的重大技術創新已經從空口物理層轉向整個端到端網絡架構的創新,而網絡架構的創新是根本性創新。未來,5G將在推動經濟社會發展上發揮積極作用,突破以人為中心的通信消費市場范疇,賦能垂直行業市場,開啟“通信+控制”的觸覺互聯網新時代。

創新從“空口”走向“架構”

當前,5G不僅是通信行業的熱詞,也成為整個社會關注的焦點。韋樂平認為,政府和企業都對5G寄予了極高的期望。5G已經超越了單純的新一代移動通信系統的范疇,正在成為國家間博弈、拉動投資、引領科技創新、實現產業升級、促進經濟繁榮、發展數字經濟的基礎性平臺。他認為,5G對經濟社會發展最大的影響在于:從以人為中心的通信消費市場,邁入人與物、物與物乃至轉向工業互聯網等“垂直行業市場”,開啟人與物“通信+控制”的觸覺互聯網新時代,前者突破了人與人的通信范疇,而后者將完全突破通信的范疇,進入一個全新的世界。

“5G惠及的不僅是普通老百姓,還有垂直行業乃至整個社會。”韋樂平表示,按照保守估計,5G帶來的通信市場直接投資有望達到1.2萬億元, 是4G投資的1.5倍甚至更多,5G帶動的全社會間接投資則是4G投資的5倍,在6萬億元左右。在當前經濟形勢不確定的大環境下,5G為整個社會帶來了巨大的潛在發展前景和機遇。

作為一個新興事物,5G的發展也面臨一些質疑。對于5G是否有重大技術創新,韋樂平給出了肯定回答。他認為,當前業界不少專家認為5G沒有重大技術創新的論斷是片面的。雖然從純空口的物理層上這些質疑有一定道理,但是從整個5G網絡上看,結論是不成立的。

韋樂平說,從移動通信發展史上看,從1G的模擬技術到2G的數字技術,再發展到3G的CDMA和4G的OFDMA技術,每一代技術都有重大突破,而且都體現在空口物理層上。然而,經過多年來全球技術專家的努力開發,空口物理層的技術潛力已快挖掘完,正趨近香農定理的極限。因而,從5G開始,空口物理層已難有重大技術突破,即便采納了一些新技術,也屬于改進和優化。

然而需要強調的是,作為一個端到端的網絡技術,5G重大技術創新已經從空口物理層轉向整個端到端網絡架構的創新,而網絡架構創新是根本性創新,涉及新架構、新應用、新方法、新生態系統、新商業模式,以SDN、NFV、Cloud、SBA、AI的引入為標志的網絡架構重構成為5G技術創新的重點,不再局限于空口頻譜效率的有限提升,這將打破傳統電信封閉、僵硬的剛性網絡架構,構建一個開放、敏捷、簡約、集約、智能的新型網絡架構,為5G的廣泛應用提供有力支撐。“這將使5G融入更加廣泛和健壯的信息通信(ICT)世界,乃至TMT(傳媒、電子、通信、計算機)世界,為全球未來經濟和社會發展構建更加堅實的大平臺。”韋樂平說。

商用目標有望提前實現

5G正在從技術啟動階段,邁向技術攻關階段。“5G是一個全新的技術體系,必然會遵循所有新技術的發展規律。”韋樂平表示,從Gartner新技術發展曲線上看,5G正在從啟動階段過渡到艱難的技術攻關階段,即從幻滅期到成熟期,而一旦逐一解決了具體的技術難題,5G就會進入大規模發展的良性軌道。

韋樂平認為,5G當前的技術瓶頸主要表現在高頻段(3.5GHz、4.9GHz乃至毫米波)和大帶寬(100MHz)特性下,網絡和器件的實現難度以及成本。以3.5GHz頻段為例,若按照上行邊緣速率為1Mb/s或5Mb/s計算,5G的上行鏈路功率將比4G高12dB或20dB,如果靠室外宏站來實施室內覆蓋,需要3.5~9倍數量的4G宏站,這顯然是不可行的,因而小基站或低頻段FDD系統有望成為兩個主要出路,但是巨量的小基站將給建設成本和工程施工帶來巨大的挑戰,新建一個低頻段FDD系統在投資上是否可行還需要進行深入研究;又如在實現網絡架構重構上,服務器層面的轉發能力和解耦后的管理復雜性是一大瓶頸,而且非技術層面的挑戰比技術本身更大;再如網絡切片,一個完整的端到端的切片,要實現跨域、跨技術、跨平臺、跨廠家、跨運營商(漫游),技術和管理的復雜性難以預料。

在低時延上,5G也面臨不小的挑戰。韋樂平表示,低時延是5G區別于4G的重要技術指標,在國民經濟的很多領域都有良好的應用前景,諸如輔助自動駕駛、遠程醫療、觸覺互聯網應用以及特殊工業互聯網應用等。不過,目前這代基于R15版本的5G通信系統主要是支持eMBB應用的,尚不能支持3.5ms以下的低時延應用,原因是5G幀結構采用了2.5ms雙周期TDD模式,難以很好地支撐3.5ms以下的低時延應用。

對于如何解決5G低時延的技術問題,韋樂平認為很可能是在更低工作頻段上設計和部署FDD方式的5G通信系統。“技術上總是有辦法解決的。”他認為,只要有明確且足夠的業務和應用需求,技術問題遲早會解決,關鍵在于投資回報。

5G運營成本是目前業界頗為關注的問題。韋樂平認為在5G尚未全面實現網絡架構重構和智慧化運營的發展初期,5G運營成本會比較高,但是一旦引入AI和機器學習等技術,部分或完全實現網絡自動化、智能化以及運營的智慧化,5G運營成本將大幅下降。

令人欣喜的是,在整個業界的推進下,5G的商用進程不斷加速。韋樂平認為,目前5G的預商用條件已基本成熟,體現在基于NSA(非獨立組網)的網絡設備基本可用,預商用的CPE終端基本可用,預商用的手機終端也將在上半年基本可用。“不過,無論是網絡設備還是終端,功能依然有限,性能不夠完善,功耗和價格也比較高,而這些正是預商用階段需要解決的問題。”韋樂平強調道。

“我國的5G商用目標有望提前實現。”在采訪的最后,韋樂平作出了這一判斷。他認為,經過預商用階段的不斷改進,到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,5G網絡設備以及終端等問題有望緩解,真正具備5G關鍵特征的SA(獨立組網)產業鏈也將基本成熟。屆時,5G將具備進入正式商用的條件,有望提前實現國家確定的2020年商用的目標。

5分赛车开奖历史